第一百四十六章淸究竟万里征(1/2)

加入书签

  大家尚未从剧变中缓过神来,先生已经走到银河公的面前,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:“你可不要记恨我啊,怨只怨你自己任贪念无限膨胀,始有今日啊!”话音未落,银河公的口部突然喷出一道烈焰,硬生生将银链撑起、撑细,向先生突袭而来,先生未加防范,慌忙后撤,若不是缠裹的银链硬生生地把那口火焰汤水不漏地给裹了回去,必是已经伤到了先生。

  昊天已经冲到了先生的身边,道:“当心!”

  大家再次领教了银河公的厉害,都和他保持了一段的距离。

  这时,天空突然变得更加明亮起来,琴声大作,天空中飘落下瓣瓣梅花,八卦图的中央变得虚无缥缈,仿佛无限深邃的峡谷,云雾翻腾之中,一朵彩云托着一位青衣老者冉冉升起,到得地面,云雾散去,大家不由得大吃一惊。

  青帝!

  此天地中诸位大神纷纷跪下,道:“拜见青帝!”

  昊天等惊诧之余也纷纷亦步亦趋。

  大家都发现了一个问题,青帝的模样和昊天、银河公太像了,岂止是像,根本就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。虽然大家也提前有所意识,但真当三个一模一样的人站在面前时,还是非常震撼的。大家同时冒出一个问题来,为什么?

  青帝立在当央,长髯飘拂,若去掉长髯,他与昊天和银河公毫无二致!他挥了挥手中的拂尘,笑着缓缓说道:“各位免礼吧!久违了!老朽闭关多年,天地间多生变故,既在意中又在意外,伏羲公诸位护法有功,老朽会按功论赏的!”

  伏羲公等顿时齐声道:“海晏河清,天下之所愿,青帝之嘱托,我等份内之义务。只是奈何功力不济,险些让银河公得逞。我等甘愿受罚!”

  青帝笑了笑道:“来日方长啦,不急在一时。只是诸公一定奇怪,缘何昊天、银河公竟与老朽一般模样呢?”

  大家静静地听着,火圣儿刚要开口,被昊天戳了一下,挠挠头,把到嘴边的话咽了回去。

  青帝接着说道:“其实大家是不是也感觉到了,银河公的模样有些变化,越来越和我难分彼此了。”

  “其实在我初得道之时,于修行闭关之际,每每难以静下心来,脑海中杂念纷呈。我琢磨了良久,后来发现我们每一个修道之人的体内,都有着善和恶的道念,大多数人的善念是占主导地位的,恶念常常也凌驾于善念之上。我经过了一番努力,终于在有一天把恶念从我的道念中分离了出来,就如同把沙子抛去,留下金子。我把它丢弃在山野中,任其自生自灭。从那一刻起,我惊喜地发现,由于没有了那个恶念的干扰,我心无旁骛,一心向善,内心变得静若止水,修为自然也进境神速。”

  伏羲公等一听,恍然大悟,原来如此。

  “但我却不知道另一点,就是我抛弃的那个恶的道念,我本来以为它会自行衰亡的,可万万没有想到,由于它没有了善念的克制,他的进境竟然也是神速的。很快便拥有了自己的肉身,他好像比我有更多的奇思妙想,他是十分不安分的,由于他是我分离出的道念,所以我对他的一举一动都能感知到,自是十分了解。他就是后来的银河公,他虽然出道比大家晚,但功力的进境却远远的超过了各位。由于这么多年来,他一直也没有做什么逾矩的事情,所以我对他的戒备也慢慢没有了。只是由于我在抛出这个道念的时候,略微做了一点小小的阵法在他的体内,让他与我有所区别,也是为了万一不测,对他能够有所制约。这便是为什么他一开始的模样和我不同。”

  “就在几千年前,我准备入关。在入关前,我想在我入关后会发生什么,便想到了他,我在仔细地审视了他一番之后,发现我设置在他体内的阵法居然被他破解了。这让我很吃惊,他悄悄地这样做,无疑是为了摆脱我对他的控制,这一切的背后,说明他有了野心。可是在这时候,我已经不能够把这个道念收回了。我发现他的功力,已经隐隐地与我相近了。他是我的一道恶念啊,如果他失去了控制,这个世界将会成为炼狱。我必须要阻止他。”

  “就在这个时候,我发现他开始痴迷于炼丹,我隐隐的感觉到他要图谋不轨,所以便和大家约定,任何人不得私窥他人的功法。很快我便发现,他在他的丹炉中模仿着我们的这个世界,营造了一个新的世界,尽管相对简约,但他在里面植入了模仿我们每一位大神的道念,当然,他也分离出了一个自己善的道念,因为他的体内也开始有善念的生长,这真是一举两得,一方面他可以通过善的道念的生长,来研究我;另一方面还可以去除善念对他的干扰。但有一点他并不知道,他的恶念源自于我,他不过是我的一部分。当我发现他已经炼制完成昊天和他的兄弟并即将抛进那个世界时,我乘其不注意把我的道念注进了丹灵中。与他注进的部分融合在了一起,成为一个共同的道念,我之所以没有剔除他注进的部分,是为了让他能够对丹灵时刻感应得到,以便不被他发现破绽。我也在丹灵中设置了阵法,以便在他成长的过程中给予引导和帮助,这种时候,我设置的阵法可以隔绝掉他对昊

章节目录